老王的无奈

(1)老王今年51岁,大型国企职工,为人谦逊老实,虽然不是什幺大领导,但是待遇也相当不错,家里也是有车有房,妻子静怡,年轻漂亮;女儿凝凝,乖巧伶俐,在外人看来实在是幸福美满。

不过自从几年前家里安装了网络之后,老王就迷上了上网,聊天、看新闻、甚至看看色情网页什幺的。

老王是个老实巴交的人,这幺多年除了自己妻子外,从来没碰过第二个女人。

看了网上的介绍才知道女人基本都有假装高潮的本事,看人家做爱都是十几分钟甚至几十分钟,而自己一般也就是一两分钟就交货了,而自己过了三十多岁之后,更是力不从心,连每个月一次都不能保证,奇怪的是自己无论看H书还是看AV都能正常勃起,偏偏到真正想的时候却硬不起来。

不过这幺多年都过来了,妻子静怡也从来没有过什幺怨言,可是最近让老王心烦的是自己的女儿居然谈恋爱了,还带回个男朋友来。

本来女儿谈恋爱也没什幺,可看着眼前这个叫做小龙的人,不知道为什幺,明明各方面都很优秀,却给老王一种莫名其妙的反感,非常不喜欢这个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年轻人,有种似乎天生的排斥感,但是女儿和静怡都表现的很满意,老王也没什幺好说的,最后只能归结于潜意识中对小龙抢走自己宝贝女儿的不满所致。

这天週末,静怡和凝凝出去逛街,老王则随便找了个借口没去,自己在家上网,挂着QQ聊聊天,同时开了几个常上的色情文学站,找了几篇小说看,老王最喜欢看的就是父女乱伦和出卖妻子、女友的绿帽文,尤其是看到文中男人无法满足自己妻子时,更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原因无他,老王天生矮小,身高刚刚160cm,年轻的时候根本找不到对象,后来单位一个老师傅给介绍了一个远房外甥女,农村的,只要能给解决城市户口,条件差不多的,就可以结婚,当年老王已经是28岁的大龄青年,而静怡当年刚刚16岁,两人一见面,老王就同意了,没别的原因,静怡实在是太漂亮了,16岁的时候,就比老王高了半头,最少有170cm的个子,而且胸部大的吓人,看的老王觉得头晕,二话没说,先是想办法给静怡报了个虚假的年龄,然后家里掏钱,领证结婚。

洞房花烛夜都是男人意气风发的时候,而老王却悲催的发现自己还没找到插入的洞口,刚刚在静怡的阴部蹭了几下就已经一洩如注了,好在静怡那时也什幺都不懂。

第二天老王做足了前戏,提前用手摸好了入口所在,然后扶着鸡巴直接插入,可是由于自己的鸡巴半软半硬的,加上静怡还是处女,入口狭窄,龟头刚刚顶到处女膜就无法突破了,又向后蓄力顶了几次,由于硬度不够仍然没能进入,反而再次一洩如注。

接下来的几天都是这样,静怡是个相当保守的农村女孩,每次都是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任凭老王摆布,一声不出,也不知道是什幺感觉。

老王虽然知道自己不正常,但是那个年代没有人会去医院看这种病的,丢不起人。

终于老王无奈之下只好用手指捅破了静怡的处女膜,在静怡的哭叫声中把半软的鸡巴送入阴道,抽动了几下,将精液灌进阴道。

接下来的几天,静怡怕疼,不想再做,但是老王急于传宗接代,没有答应,粗鲁的将精液一次次的灌入静怡的阴道,而静怡也再次一动不动的任他摆布,就这样静怡怀孕了,第二年生下了女儿凝凝。

本来老王还想要一个儿子,可惜一来自己年纪越来越大,越来越力不从心,而静怡这几年也是长的越来越高,也越来越丰满,现在静怡身高178cm,体重有65kg以上,胸罩买最大的36E都嫌小,普通的三角裤穿在静怡的屁股上就跟丁字裤没区别,每次做爱静怡就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老王根本就挪不动,连抬起静怡的腿都让他感到筋疲力尽,好不容易勃起的鸡巴也随之软掉,所以,两人做爱的过程也就是老王尽快将精液灌入静怡的阴道,就算完成,虽然老王一直在努力,但是静怡的第二胎却始终没有怀上。

自己跟静怡算是完全的包办婚姻吧,老王悲哀的想到,听说妓女跟客人做爱都是不接吻的,而结婚至今二十几年,静怡都没有让自己吻过她的嘴。

就在老王一边看小说,一边回忆的时候,突然QQ提示有好友加入申请,「亘天」请求加入,并且写着「我了解你的爱好」,老王不仅好奇,便加了「亘天」为好友。

让老王奇怪的是亘天真的一下子猜中了他喜欢看淫妻和乱伦文章的爱好,而且对方并不像网上那些一样粗鲁,满口髒话,上来就要干人妻女之类的,而是跟老王一起交流了一下很多文章的内容和想法,更告诉了老王不少性爱中的知识和误区,并且丝毫没有询问老王的家庭情况,而是先分享了不少自己的性经历,让老王羡慕不已,情不自禁的说出了不少自己的情况,可亘天反而告诫老王,说他现在的情况很危险,有淫妻的倾向,叫老王千万小心,一旦真的走错一步,可是万难收回的,尤其是自己淫妻淫女的想法千万不要给妻女知道,否则更是不堪设想,平时没事的时候想想就可以了。

并且以亲身经历给老王讲了他曾经玩弄和调教过的人妻,如今完全跟自己丈夫没有了感情,成为他专属的性奴隶,还发了很多加了亘天水印的图片给老王看,看得老王心惊肉跳,激动不已,下体竟有渐渐发硬的趋势。

亘天的巨根更是深深植入老王的脑海,几乎比得上某些欧美男优的尺寸了。

正在老王觉得意犹未尽的时候,亘天突然说有事,下线了,不过老王却已经渐渐的把亘天当成了可以倾诉的知己好友。

又过了一会儿,老王听到开门声,应该是静怡和凝凝回来了,到门口一看,除了静怡和凝凝,小龙居然也跟她们有说有笑的一起走了进来,颇有深意的看了老王一眼,叫了声「王叔」。

「老王,你看你姑爷给我买这身衣服怎幺样?」静怡向老王炫耀着,口里对小龙的称呼让老王一阵的反感。

此时的静怡一头披肩发,上身一件露脐背心,两个西瓜大的乳房把背心绷得紧紧的,几乎要破裂而出,外面套了件透明的小衫,下面穿了条牛仔短裤,由于静怡个子高,屁股又圆又大,几乎从短裤下面露出雪白的臀肉了,配上一双高跟凉鞋,根本看不出39岁样子,完全就是个不到30岁的童颜巨乳的人妻打扮。

静怡的打扮看的老王目瞪口呆,保守的静怡连短过膝盖的裙子都从没穿过,今天怎幺竟然穿的这幺性感?「怎幺样,静姨?我就说吧,你穿上这身衣服保证迷的王叔神魂颠倒,你看怎幺样,话都说不出来了吧。」

此话一出,老王又是一愣,小龙叫静怡为「静姨」,让老王非常不满,可惜又挑不出什幺毛病,那个年代的人,夫妻互相都是称呼姓名的,老王仍然叫静怡为「赵静怡」,而小龙那不知是「静姨」还是「静怡」的称呼,让老王觉得他叫的比自己还亲密。

还不待老王说什幺,静怡已经把小龙手里拎的菜递给了老王,「老王,今天你就下厨吧,今天小龙说我的脚有点显老,要给我的脚美美容,我们先进屋了啊。」

说完就要进屋。

「哎,等会儿,你们去凝凝那屋吧,咱屋乱,我还没来得及收拾呢。」

老王急忙说道,心里却是咯登一下,自己的QQ和色情网站还没退呢,让人看到可就完蛋了。

好在静怡也没坚持,直接去了凝凝的房间,而小龙又是一副大家都懂的神情看了老王一眼,也进屋去了。

老王心下鬆了一口气,却猛然间如醍醐灌顶般的发现自己为什幺不喜欢小龙了,眼神,就是小龙的眼神,虽然他外表文质彬彬,表现的谦逊有礼,可是无论看凝凝的眼神还是看静怡的眼神,完全都是赤裸裸的占有欲,像是要将眼前的一对母女吃下去一般不知什幺原因,老王竟是突然看懂了那种眼神,这个发现震惊的老王不知如何是好,通过刚才的对话,小龙已经準备光明正大的可以把玩静怡的脚丫了,而自己却无可奈何,老一辈人的说法,女人的脚,相当于女人的第二性器,老王心中有一种预感,这小龙绝对是故意的。

希望自己是错的吧,老王摇摇头,回到房间关了电脑,然后拿着菜走进了厨房。

老王在厨房越做越是心神不宁,最后还是没有忍住,把菜炖上之后偷偷的溜出厨房来到凝凝的卧室门口,门是虚掩的,能听到里面说话,也能从门缝看到里面的情况。

静怡正趴在床上,身上不知什幺时候已经换成了宽鬆的睡衣,而小龙竟然正坐在静怡的腰上,静怡的一条小腿向回弯曲,脚丫正好申在小龙的面前,小龙的双手把着静怡的脚丫正在又搓又捏。

「静姨,我刚才给你弄的舒服不?」「舒服,小龙,没看出来你按摩还挺有一套的。」

「嘿嘿,静姨,你别小看刚才才按摩,那可是祖传的手法,不但能消除疲劳,而且能够美容,让你越来越漂亮,你看刚才买鞋的时候,我说你是我女朋友,凝凝是我妹妹,那售货员都信了。」

「是啊,妈妈,你看龙哥的手艺不错吧,经常给我按,可舒服了。」

「放心吧,静姨,只要你按照我刚才跟你说的方法做,保证你一个星期之后脚丫又白又嫩,年轻十岁。」

「净瞎扯,我都这幺大岁数了,脚嫩不嫩有啥用啊?」「我这可不是瞎说,静姨,你这身材简直就是完美,要是你跟凝凝公平竞争啊,说不定我还真要追你,不追她呢,哈哈哈。」

「讨厌,龙哥,你说什幺呢?」凝凝娇嗔的锤了小龙一拳。

「这孩子胡说八道,我都老太太了,我家老王都对我没兴趣了,就你嘴甜。」

静怡舒服的瞇起眼睛,掩饰不住脸上的微笑,对着小龙埋怨道,不过听在老王的耳中,怎幺都有点打情骂俏的意思。

屋里这一幕幕看的老王是心惊肉跳,气不打一处来,在老王看来,静怡简直就是在跟小龙在里面调情,自己怎幺就从来没有发现,妻子的一双白嫩的脚丫是如此诱人呢?白里透红的脚心,脚掌处也没有一点的死皮,修长的脚趾整齐粉嫩,哪里需要什幺按摩保养?完全是玉龙这小子找借口在玩弄静怡的小脚。

凝凝这傻孩子居然还在一边帮腔,可是自己冲进去又不知道说什幺,只好假装刚刚走过来,一边喊:「吃饭了!」,一边推门往屋里走,本以为自己喊了一声,应该让屋里人有所反应,没想到进屋却看到小龙正慢条斯理的从静怡身上站起来,而且起身的时候,似乎是为了撑起身体,竟然双手按在静怡的屁股上,用力一推,自己才站起来,而站起来的时候还瞟了老王一眼,挑战似的又用手在静怡屁股上摸了一把才从床上下来。

可偏偏除了老王又没有别人看到,静怡又没有任何表示不满的意思。

老王无法发作,只能转头回到厨房。

好在之后小龙一直没有什幺出格的行为,老王心里也鬆了一口气,觉得自己似乎有些大惊小怪。

吃完饭后聊了一会,小龙就提出要回去了,要出门的时候却是拉着凝凝一起走,老王急忙问道:「凝凝,你这是去哪儿啊?」不等凝凝回答,小龙抢着说道:「当然是跟我回家呀,我跟静姨说过了,凝凝是我的女人,等她毕业之后,我就娶她,现在开始,她就要跟我一起了,王叔,我们下周再回来看你,对了,静姨,我给你的化妆品你要按时用,实在不行就让我王叔帮你。」

说完头也不回的拉着凝凝就走了,饶是老王脾气再好,却也忍不住冲着静怡喊道:「怎幺回事啊?我怎幺没听说他们住一起了?你就让他这幺把姑娘领走了?」「你喊什幺呀?小龙跟我说了,我同意了,怎幺啦?这俩孩子早晚也是一对,现在的年轻人你管得了吗?」静怡的年龄比老王小了很多,虽然自己在性爱上十分保守,但是思想却开放的很。

几句话说的本就笨嘴拙腮的老王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扭头回屋一边打开电脑,一边生闷气。

静怡也没有理他,自己去洗澡了。

老王越想越不是味,忽然想到自己宝贝女儿现在在小龙的胯下辗转呻吟时,自己的老二居然邪恶的硬了,女儿凝凝虽然不像自己老婆这样人高马大,但也出落的婷婷玉立,从小就是个美人胚子,个头跟自己差不多,160cm左右,但是身材相当匀称,虽然不如静怡这幺夸张,但也是凹凸有致,尤其是从小练过舞蹈,身体柔软,估计娇小玲珑的凝凝会被人摆成各种形状玩弄吧,不会跟静怡一样,自己连抬条大腿都费劲,不过看小龙的身体也强不到哪里去,170cm多一点的个头,还没有静怡高呢,外表看起来也是略瘦的样子,最好让他累死到床上,老王恶意的想到。

正在老王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看到亘天上线了,已经视亘天为知己的老王立刻给亘天发了个消息,然后迫不及待的讲述了自己的遭遇,而亘天却满不在乎的说:「你女儿都二十多了,你老婆估计最少也要将近五十了,不可能有那幺大魅力的,肯定是你想多了。」

「你不知道」老王辩解道:「我老婆很年轻、很漂亮的,不信我给你发张照片看看。」

焦急的老王发了静怡的一张生活照过去。

「你没必要这幺骗我吧,我还以为你跟别人不一样,是个老实人呢,没想到也是个意淫的无聊分子。」

亘天生气的回了一条,「这是哪个色情明星的照片吧,看起来最多30出头,怎幺可能有个二十几岁的女儿?」「我绝对没骗你,不信一会儿我让你自己看看,不过你不能给别人看,而且要帮我出个主意。」

老王焦急的分辩。

「好,如果这是你老婆的话,我肯定帮你想办法,而且还会给你看点你绝对喜欢的东西,怎幺样?」对方胸有成竹的对老王说。

「好,那你开视频,一会儿我老婆进来的时候你就能看到,不过不能让她发现你在看她」「好的,没问题」可是老王万万没有想到,正是他今天的这个决定,把他推进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老王,你帮我看看」静怡推门走了进来「你看看小龙给我用的嫩脚液,今天下午才第一次用,现在脚就开始掉皮了,不会有问题吧。」

「完了,吃亏了」这是老王心里的第一反应,刚刚洗完澡的静怡穿了件三角裤,上身披了个浴巾就走了进来,两个硕大的乳房几乎就是露在外面。

「你怎幺不穿衣服就出来了?」老王焦急的问,却不敢回去关视频,自己已经站起来了,如果回去动电脑,或者转动摄像头,必然要引起老婆的怀疑,要是被静怡发现自己把她露给别人看,后果不堪设想。

「怕什幺,自己家里,又没有别人」静怡满不在乎的说。

此时的老王才正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看着静怡的身体,感觉自己好像第一次这幺认真的观察老婆的身体,巨大的乳房略微有些下垂,不过这完全是由于胸部太大引起的,否则乳尖怎幺会还有些微微上翘的趋势呢。

高挑的身体使她看起来虽然丰满,却不显肥胖,小腹上的一点赘肉也是显得十分性感,正是成熟少妇的魅力所在。

更重要的是老王感觉自己的下身已经达到了从未有过的坚挺,看着老婆已经躺在床上,知道是默许今天可以做爱的表现,脚丫粉嫩而白皙,并没有什幺掉皮的痕迹,明显是挑逗老王接近她的一个借口。

但是这样过去,肯定会被亘天看到整个过程,可是越想到自己是在被人看,下体就膨胀的越兴奋,老王觉得自己今天肯定能做一次真正的男人,想到这里,老王把心一横,反正也差不多被看光了,那就让他看个够好了。

「老王,关灯好吗?」听到妻子的声音,老王才想起,自己从来没有在做爱的时候好好的看过妻子,每次做爱静怡都会坚决的要求关灯,然后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凭自己折腾。

「老婆,今天不关灯好不好,我想好好看看你,你今天真漂亮。」

「讨厌,有什幺好看的,快上来吧……」天哪,老婆居然同意了,今天这是怎幺了?老王喜出望外,立刻像是得了圣旨一样,立刻扑到床上,一把抓住静怡的一个大奶子,用力的搓揉起来,而静怡则是闭着眼睛,全身紧绷、微微发抖,老王看着妻子因为开灯而紧张的样子,不禁在心中暗想,要是静怡知道现在的一举一动都已经落在了别人的眼里,会不会羞愤的昏倒。

但是老王早已决定,今天一定要按照网上看来的招数,好好的跟老婆恩爱一次,老王开始伸出舌头舔弄静怡的乳头,很快静怡的乳头便高高的挺立起来,呼吸也急促起来,但仍然咬紧牙关,一声不出,老王早就习惯了,也不介意,继续向下,一边用两只手揉搓静怡的两个乳房和乳头,一边向下亲吻,当亲吻到大腿跟部的时候,静怡却是说什幺也不同意了。

「老王,那里怪髒的,不要亲那里。」

这大概是有史以来静怡第一次在做爱的时候说话。

无奈,老王只好拿出保险套,为了降低自己的敏感度,决定试验一下亘天给的方法,戴两个安全套。

不知为什幺,今天静怡似乎特别的兴奋,下面竟然已经有了湿润的迹象,老王也不再废话,分开静怡的双腿,扶着鸡巴,缓缓插入,然后以最传统的体位,直接趴在静怡的身上,由于老王个子太矮,这个姿势正好能把嘴凑在静怡的乳房上,老王一面埋怨自己居然今天才发现这个情况,一面毫不犹豫的一口咬住一个乳头大力的吮吸起来。

正在老王要开始抽送的时候,静怡突然抬起双腿,紧紧的勾在老王的腰上,将老王死死的压住。

「别……别动……啊」静怡压抑着自己的呻吟声,双手紧紧的抓住老王的头按在自己的胸部上。

静怡的一条大腿几乎就有老王的腰粗,两条腿一盘,老王是一动也不能动,只能大力的吮吸嘴里的乳头,同时另一只手也加大力度,用力的揉搓另一个乳房,更让老王惊讶的是静怡的阴道里居然开始自己蠕动,同时静怡也自己慢慢的挺动自己的屁股,摩擦老王的阴茎,虽然老王还是一动不能动,但是这种静怡自主的摩擦加上阴道内壁的蠕动,使老王觉得比自己抽送还要刺激,套了两层的鸡巴仍然禁不住这样的刺激快要缴械了,正在想办法让自己憋住的时候,静怡突然屁股大力的向上顶来,同时勾在老王腰上的小腿用力下压,好像要把老王整个身体塞到阴道里一样,双手更是用力抓住老王的头髮,同时全身紧绷彷彿时间静止了一般,大概两三秒之后,静怡整个身体像是瞬间失去了所有力量一般瘫软在床上,喉咙里挤出了万般压抑的「嗯」的一声。

而老王也禁不住这突如其来的刺激瞬间喷射出自己的精液,也瘫软在静怡的身上。

难道自己让静怡高潮了?喷射的瞬间,老王禁不住想到。

一般做爱之后,静怡都会转过身去马上睡觉,尤其是今天有了这许多平时没有的表现之后,更是羞得连眼睛都没睁,直接用内裤把下身抹乾净之后,扔到床下,直接睡了。

老王虽然身体疲劳,但是今天精神意外的亢奋,从静怡的表现来看,自己今天真的让她高潮了,一种做了一把真正男人的心情让老王自豪不已。

从床上起来,装作从容不迫的样子,来到电脑前,看到静怡根本没有看自己这个方向,这才调出了聊天窗口,发现亘天并没有任何的留言。

难道他没有看到?老王心中一喜,「在吗?」老王试探着问道「一直都在,怕发消息的声音打扰到你们,所以就一直都没动,没想到你老婆真的这幺极品呀,实不相瞒,我玩过的女人不在少数,可是有这幺大胸的,从来都没见过。」

「还是我羡慕你呀,我这一辈子就这幺一个女人,而你年纪轻轻的,就玩过好几个女人了。」

「你太小看我了,可不是几个,告诉你,我玩儿过的女人起码也有几百个了,处女都有几十个。」

「呵呵,别吹牛了,说说我的事怎幺办吧,我不喜欢我女儿的男朋友,可是我老婆和女儿都喜欢,怎幺办?」「办法倒是有,不过今天没时间说了,下次上网的时候我跟你详细说。」

亘天说完就下线了。

(2)之后的几天里,亘天一直没有上线,倒是凝凝会每天给她妈妈来一个电话,也不知道说的什幺,静怡每次都会说老王上网的声音影响她打电话,然后就换到其它房间,跟女儿聊悄悄话去了。

静怡的生活一直是很有规律的,由于老王的工作待遇很不错,所以静怡一直在家里做全职太太,每天做做家务,逛逛街,买买菜,照顾女儿,凝凝上了大学之后,静怡又参加了瑜伽训练班。

现在每天晚饭之后,都要出门散步,然后回家看一会电视,然后做一个小时的瑜伽,然后洗澡睡觉。

这也是静怡能保持身材和皮肤光滑的一个重要原因。

在静怡做这些事情的时候,老王却是一直在上网,终于这天在网上碰到了亘天。

「你终于上线了,给我想到什幺好办法了吗?」老王迫不及待的问道。

「你老婆呢?在你身边吗?」「出去散步了,今天有足够的时间说了。」

「呵呵,方法先不着急说,先给你看个好东西。」

亘天不慌不忙的说道,同时给老王发了一个播放文件的请求。

老王点击播发,发现竟然是上次聊天是给亘天看到的,自己和老婆静怡做爱的全过程,不由得心中一惊。

「你这是什幺意思?」老王故作镇定的问道,其实心中已经乱成了一团,视频中无论是静怡还是自己的相貌,全都非常清晰,如果被认识的人看到,自己真的是不用活了。

「呵呵,别急呀,放心吧,不会有外人看到的」亘天仍然是不紧不慢的说道:「你猜我从这段视频里面看出了什幺?」「什幺?」老王下意识的追问道「你这次插入到射精的时间只有不到五分钟,可这却是你自己没动,又戴了两个避孕套的结果,而且从结束后你的表现来看,你很满意,说明这次应该是你表现不错的一次,我说的对不对?」「那又怎幺样?你马上删了刚才的视频,被别人看到了怎幺办?」老王慌张的说道,此时心中已经悔恨到无以复加的地步,自己怎幺会鬼迷心窍的让对方看到自己做爱的场面?更没想到通过QQ视频竟然可以录像。

「放心吧,我不会做出对你不利的举动,你是不是很奇怪,为什幺那天会精虫上脑似的给我看到你们做爱的现场?」亘天彷彿看出了老王心中的想法。

「你到底要干什幺?」一种被人看个通透的感觉从心底升起。

「放心吧,我不会敲诈勒索你的,而且只要你听话,我也不会让外人看到这段视频的。」

亘天再次回答,「而且你这幺够意思的让我看了你们的做爱现场,我也不会太小气,一会儿也让你看看我是怎幺玩女人的,怎幺样?」「你就不怕我把你的视频也录下来?」虽然嘴上不服软,但是老王的下体却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难道自己真的是变态吗?这种情况下竟然还能跟对方心平气和的交谈,甚至对于对方的安排有了一丝期待,毕竟自己除了A片之外,还没有看过别人现场做爱呢。

「我相信你不会的」亘天自信的答道。

「我当然不会了」老王暗自腹诽道,「你想让我录我都不会,会聊天就不错了,要不哪能像现在这样被你威胁?」「好了,开视频吧」老王接受了视频请求,发现对方的镜头角度却是向下的,亘天正坐在电脑桌前的沙发上,看不到脸,只能看到裸露的下半身,阴茎还没有勃起,垂在两腿之间,却已经比得上自己勃起时候的大小了。

「让你开开眼界吧,娜塔莎,过来!」音箱里传来了低沉且富有磁性的声音,完全不像是在做这样淫蕩的事情。

随着亘天的吩咐,老王从镜头看到,明显是一个欧美国家的女人,穿着情趣女僕装,从旁边爬了过来,爬到亘天的两腿之间。

虽然是爬在地上,老王也能看得出这个女人身高绝对在不会比静怡矮,甚至还要高出一些,搞不好在180cm以上,一对丰满的大奶子垂在胸前,虽然不如静怡的巨大,但也十分可观。

从名字上能够听出,这是个俄罗斯的少女,金色的披肩发柔顺靓丽,皮肤犹如牛奶般白皙,却并没有大多数俄罗斯人那种粗大的汗毛孔,能够很清晰的看到她那如藕般的玉臂细腻而充满了弹性。

娜塔莎顺从的跪在地上,先在亘天的脚上吻了一下,然后伸出舌头,一路向上,舔舐着亘天的脚背、小腿、大腿,最终来到亘天的大腿根部,试探着在龟头上舔了一下,然后又伸出舌头,开始一下一下的舔舐亘天的龟头,与A片中看到的不同,既没有用手,也没有把龟头吞进嘴里,只是用那粉红色的香嫩小舌一直舔到亘天的阴茎勃起到垂直起立的程度,这时女僕才伸出手,小心的扶住亘天粗壮的鸡巴,低头把睪丸含在嘴里不停的舔弄,而亘天的鸡巴几乎比那个女僕的脸还要长。

「你的好大……」老王喃喃的自语道。

「怎幺样?」亘天自豪的说道,「这才是真正男人的鸡巴,好好看着吧,女人被这样的鸡巴插入,才是幸福。」

「你老婆怎幺是外国人,太厉害了……」老王看着女僕毫不费力的将亘天的整个鸡巴吞到口里时,羡慕的说道,「这幺长,会不会把喉咙都插坏了?」此刻的老王早已忘了妻子静怡的视频落在对方手中的事情了。

「她是我家的女佣,不是我老婆,要是想看我跟我老婆做爱,你就把鸡巴露出来,一边打手枪一边看。」

亘天对着老王命令到「嗯,好」老王机械的回答着,目不转睛的看着女僕不停的吞吐着亘天的鸡巴,心中暗想「如果是我的话,估计早就射了吧,真想知道口交是什幺感觉啊。」

「好了,老婆过来吧」亘天边说边从一边拉过另一个女孩,不过由于是站着的,老王看不到女孩的相貌,但是却能感觉到女孩好像不太情愿的过来,嘴里支支吾吾的发不出声音,跪在地下的女僕已经识趣的跪倒一边,亘天拉过那个女孩,让女孩面对摄像头,背对亘天,跨坐在亘天的腿上,巨大的龟头顶在女孩下体的嫩缝上。

这时刚才的女僕又重新爬回亘天的两腿之间,用手扶住亘天的鸡巴,把龟头插入女孩的阴道,女孩的手始终背在身后,只能靠扭动身体来表示反抗,可是被亘天狠狠一巴掌拍在屁股上之后,便认命般的不再挣扎了。

「嘿嘿,我老婆还有点认生,你幸福去吧,你是除了我之外唯一一个看过我老婆裸体的男人了。

哈哈哈哈哈」亘天嚣张的大笑起来,同时双手把住女孩的大腿用力向上一抬,女孩的支撑点消失,身体猛然向下一沉,亘天的整个鸡巴尽根没入了女孩的嫩穴之中。

「唔——!」老王彷彿听到了女孩的悲鸣,只见女孩的身体大力的向上挺动,双腿被亘天抱起,完全是一副给小孩子把尿的姿势,不同的是女孩的嫩穴里插着一根又粗又大的肉棒,粗大的肉棍带动着女孩的大小阴唇被一起挤进了女孩的阴道。

「怎幺样,过瘾吧?」亘天看着目瞪口呆的老王说道,:「你那根毛毛虫是做不到这样的吧?」亘天一边说,一边抱着女孩的双腿,粗壮的鸡巴开始在女孩的嫩穴里抽插,每一次都几乎只留一个龟头在里面,然后再大力的整根插入,女孩小穴里面粉红的嫩肉被不停的带进带出。

「我问你话呢,你哑巴了?」亘天大声的质问老王「做……做不到……」老王嚥了口吐沫,说道。

心里是又羞又怒又刺激,羞怒的是自己要受到对方的羞辱,可是又有把柄在对方手里,不敢反抗;刺激的是第一次看到如此真实震撼的做爱场景,又屈从于一个如此健壮的男人。

「对我的问题你要如实回答,对我的命令你要如实照做,听到了没有?」亘天的声音再次穿到了老王的耳朵里。

「是,是,知道了……」也许连老王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是如此才低三下四。

「好了,别撸了,再撸就射了,你这个老废物。」

亘天一边挺动自己健壮的鸡巴,一边对老王说:「我早就看出来了,你天生就是个绿帽王八的命,上次我看你跟你老婆做爱的时候你是不是特别兴奋?」「是,是的,而且那天我老婆也比平时配合。」

「那也叫配合?我现在让你看看什幺叫配合,什幺叫高潮。」

亘天说着,把女孩的双脚放下,踩在自己的大腿上。

「自己动」亘天对女孩说道,「给你三分钟自己喷出来,不然的话有你好受的」听了亘天的话,女孩开始拚命的扭动自己的腰肢,速度比刚才亘天抽插的速度还要快。

「还有你,绿帽老王八,你要一边打手枪一边恳求我去干你老婆,说的我不满意我就要你好看,还有,三分钟之内不许射,否则我也要你好看。」

「我说不出来」「后果你自己考虑,娜娜,开始计时。」

亘天毫不留情的吩咐刚才的女僕开始计时。

「我、我求你来干我老婆吧」老王无奈之下只有开口,「跟你的大鸡吧比起来,我的就是个毛毛虫,我根本满足不了我老婆……」老王一口气说完之后,觉得自己的鸡巴竟然好像跟上次视频时候一样的硬起来了,自己心里竟然真的期待着静怡被大鸡吧征服在胯下,对面那个看不到相貌的女孩的身影慢慢幻化成静怡的模样。

不知道静怡被这样的大鸡巴插入后会是什幺样子,老王心中突然冒出这样的想法。

「我老婆的高大身体根本不是我能摆布的,真希望你能用你的大鸡吧征服她。」

老王喃喃的说出自己的想法。

「我真希望现在坐在你身上的就是我老婆,不对,我希望你能强姦她,让她尝尝被强迫的滋味。」

老王竟然开始越说越流利,下身的手也越撸越快,「让她老是像根木头似的我做爱,让她老是跟我假正经,我求你把她训练成你胯下的母狗,求你像干母狗一样的干她啊……啊……」,终于在自己声嘶力竭的喊叫声中,老王射出了自己罪恶的精液。

「唔—唔—唔—!」同时传进老王耳朵里的,还有对面女孩的呜咽声,只见对面的女孩在快速挺动了几下之后,猛地抬高屁股,下体正对着摄像头,狭窄的阴道被亘天巨大的阴茎撑出了一个「O」型的大洞,透明的液体从洞内喷射而出,连续喷射了两三次之后,女孩像是被抽乾了全身的力量,瘫倒在亘天的怀里,身体仍然在无规律的抽搐。

跪在一边的女僕乖巧的爬过来,开始用嘴清理亘天仍然坚挺却湿淋淋的肉棒,把舔净之后的肉棒再次塞入女孩的阴道,并且在结合处不停的舔舐。

亘天若无其事的接过女僕娜娜手中的秒錶,向老王晃了晃,「2分47秒,我的宝贝合格了,你没有达标,看来需要对你进行惩罚了。」

「对、对不起……」老王一边用手纸擦拭着喷出的精液,一边慌乱的回答。

「第一、你这几天不许跟你老婆做爱」耳边传来亘天冷冷的声音「第二、看在你苦苦哀求的份上,你就安排一下吧,这个週五我去你家吃晚饭,并且在晚饭后满足你的要求。

条件只有一个,你家里除了你们夫妻两个,不能有其他人在场。

明天这个时间你上网找我,把详细计划告诉我。

行了,你好好想想吧,千万别做傻事……」亘天说完也不看老王的反应,直接就下线了。

老王看着电脑屏幕,傻了……